•巴甫洛夫斯克的所有者

PaulIofRussia

对于从女王叶卡捷琳娜二世收获如珍宝一般的巴甫洛夫斯克的保罗•巴甫洛夫斯克•彼得罗维奇和妻子玛丽亚•费奥多罗芙娜来说,巴甫洛夫斯克宫是一个宁静美丽的避风港。宫殿设计充分考虑了政治和国家的关系,在玛丽亚的影响下,宫殿的内部装饰,不仅豪华无比,还更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恬静与优雅。不久,叶卡捷琳娜二世又派去深得其宠的建筑师查尔斯•卡梅伦,与玛利亚一起讨论修建宫殿事宜。

在经理卡尔的监督下,卡梅伦带领工人投入了巴甫洛夫斯克的创作。作为受人尊敬的大师,他也负责所有的财务、人事雇佣和合同起草事务。1781年,当保罗•巴甫洛夫斯克•彼得罗维奇和妻子玛丽亚•费奥多罗芙娜到访欧洲时,作为承担重任的经理卡尔,每日都通报巴甫洛夫斯克的修建情况,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回俄后,这对年轻夫妇在巴甫洛夫斯克的生活之旅,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接待和会议、节假日、家庭晚会、晚宴和所有活动都在巴甫洛夫斯克的音乐声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巴甫洛夫斯克的大键琴演奏家德米特里•斯捷潘诺维奇•博尔特尼扬斯基的三部歌剧:“领主庆祝会”、“鹰”和“死对头儿子“也广为流传,这些歌剧最先在宫殿大厅里演出,从1794年起,在建筑师布伦纳设计的剧院里首演。

王宫里各式美景、美味佳肴让人流连忘返,最隆重的聚会在意大利大厅举行。然而,夏天的时候,人们喜欢在柱廊边,后来成为著名的冈萨加画廊用餐。在一楼的餐厅通常作为用晚餐的地方。每日下午茶,鸡尾酒,茶叶和咖啡都不断变化。每个地方都布满了宾客们的足迹:或是弼塔、或是在新旧木屋、或是友谊神殿,或只是在户外。

1796年起,当巴甫洛夫斯克成为保罗行宫的时候,圣•约翰,在6月24日进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在1798年成为马耳他骑士团的骑手后,保罗把所有的庆祝仪式都设立在巴甫洛夫斯克举行。

1799年,在亚历山大•苏沃洛夫的指挥下,俄罗斯军队在意大利许多战役中取得胜利。随后,在各地教堂,教徒、僧侣和贵族都用歌声“神的赞美”表达感谢之情。

炎热、安静的夏日来临,厌倦了无休宾客的主人开始从事音乐创作。有时公主们也加入到母亲创作的行列,比如玛丽亚•巴甫洛夫娜公主就对弹奏竖琴有着极高的天赋。有时候,小提琴拉得不错的长子亚历山大,也参加了王宫家庭音乐会。

从欧洲返回后,皇后玛丽亚更加热衷于建设巴甫洛夫斯克,她让巴甫洛夫斯克的花园如同当年法国的田园乡村一样,在斯拉夫扬的河岸边放牧绵羊和奶牛。中午的钟声敲响,玛利亚就招呼大家品尝新鲜的牛奶和面包。每周数次,玛丽亚•费奥多罗芙娜亲自和其他女工挤牛奶。后来,随着皇后玛丽亚在公园内建了农牧场,那里的牛和家禽便被移到院子的边缘。在农场建筑师沃罗尼欣设计的典雅的木亭里,玛丽亚每日记下了自己的所见所感。

对于不知疲倦的照料巴甫洛夫斯克的玛丽亚芙来说,植物无疑是最吸引她的,尤其是各种开花的树木和玫瑰,她特别喜欢开花的树和美丽的树叶,她也送欧洲各地引进了不同种类的玫瑰。在皇后的特别照料下,“私家花园”已经变成稀有的灌木和鲜花的盛开的绿洲。而随着“玫瑰亭”问世,周围全境成为一个芬芳的玫瑰园。

在巴甫洛夫斯克,不同人才拥有不同的手工艺技术 — 不仅绣艺极高,还有卷笔刀石头或是象牙工艺。对于当地人的成就,甚至震惊当时的世界内外。到现在为止,巴甫洛夫斯克宫殿酒店的客房装饰,还都是采用自己的产品。

玛利亚是个极有文学艺术修养的皇后,她常常和学者们在玫瑰亭举办音乐文学晚会,园区则成了大型游园会和野餐的场所,有幸受邀的王公贵族们欣然领受女主人的慷慨与热情。1815年起,俄国诗人瓦西里•茹科夫斯基成为她的忠实拥护者。

玛丽亚一生对艺术和科学拥有颇大的兴趣。她一直是贫穷的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国的艺术,科学以及社会福利的女资助人。她也参加了耶拿大学的由亚历山大•冯•洪堡开发的几门课程,在魏玛建立的福尔克学院也离不开她的资助。

1801年至1828年,玛丽亚在巴甫洛夫斯克悠闲并安静地生活着,直到1828年10月24日,玛丽亚去世后,巴甫洛夫斯克宫成为小儿子米哈伊尔的财产。米哈伊尔的童年就是在巴甫洛夫斯克度过的。后来,他经常在这里与他的妻子埃莱娜夫娜说,茹科夫斯基教了她俄语。米哈伊尔是一个纯粹的军人,他参加了反拿破仑战役,又从1826年至1828参加了土耳其运动。从瓦尔纳的堡垒带回来的大理石牌匾与装饰,被转移到土耳其皇宫。巴甫洛夫思克宫殿和公园在米哈伊尔的照料下,保存完好,他甚至禁止削减病树。

在斯拉夫扬的河岸边,一条新小路被建成了。但在1832年米哈伊尔被告知,“克里克”小屋的建设并没有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这也可能是大公在报告中关于彻底摧毁的事件写道:”第一个巴甫洛夫斯克,要妥善保存“。然而,对于修复工作,资金是不够的,也因如此,大量花园被减少维护,也取消了修瀑布,水和池塘的计划。

在大公米哈伊尔的巴甫洛夫史上最重要的事件正是俄罗斯第一条铁路开通至巴甫洛夫斯克。不久,在公园西北部建起了带有音乐厅的火车站,故以“音乐火车站”著称。此后的70余年间,这里的交响和室内音乐会从未间断过,吸引了无数俄罗斯和西欧的杰出音乐家,其中被誉为“圆舞曲之王”的约翰•施特劳斯在此执棒长达九个演出季节。由于米哈伊尔无嗣,他去世后,1849至1892年,巴甫洛夫斯克成为皇帝尼古拉一世大公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的第二个儿子的行宫。到1892年,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给巴甫洛夫斯克的繁荣增添了许多色彩。

从幼儿时期开始,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就被分配到海军部队。他是俄罗斯舰队的最后一个总提督,海军大臣。他高度重视宫殿和公园的保护,许多公园设施被新近装修,米哈伊尔时期的公园,杂草丛生,康斯坦丁进行了大量的新种植、恢复珍稀植物和花卉。漫步在公园里,一步一景的惊喜令人流连忘返,而四季的更迭使这座皇家园林变幻出更加丰富多彩的美景。

1872年,王宫设置了美术展,所有最好的作品被展出。

大公康斯坦丁美术馆开馆时间为每年春季到深秋。在前院的中心,虽然经历了很久的时间,但仍是保罗•帕维尔的纪念碑。巴甫洛夫斯克成为了圣彼得堡知识分子时尚的避暑胜地。例如思妥耶夫斯基本人也经常到这些地方来。

康斯坦丁去世后,巴甫洛夫斯克成了他的儿子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的财产。和他的父亲一样,他也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分配到海军部队。在担任科学院院长期间,康斯坦丁做了很多推动俄罗斯科学的成就,也是一个优秀的抒情诗人、剧作家:众所周知,他的戏剧“犹太人之王”。康斯坦丁和他的妻子伊丽莎白有六个孩子。他心爱的儿子的死让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一蹶不振,在1915年6月2日于王宫去世。

宫殿的下一位主人是康斯坦丁的军人长子约翰。 1917年二月革命后,临时政府宣布巴甫洛夫斯克会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新主人并没有认真参与申请工作。十月革命和布尔什维克的胜利后,约翰和家人离开了巴甫洛夫斯克宫。

1918年,巴甫洛夫的最后一个所有者,约翰和他的兄弟伊戈尔和大公夫人伊丽莎白在阿拉帕耶夫斯克惨死。

Website development by: a2lab.pro © «Pavlovsk» Copyright 2013-2017